肉与懒与困睡

这儿杜杭d(ŐдŐ๑)
熟人一般都叫我R君x
R是肉的意思x
可以称呼阿肉或者肉爷
满脑子黄暴思想的
cp基本杂食向
欢迎勾搭_(:з」∠)_

#GGAD# #Toby and Jamie#

想了很多的东西,码字的时候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说说和GGAD的初遇吧。
最早最早知道GGAD,是在b站刷韦斯莱双子的视频的时候,看的一个群像cp视频里打了一个叫“GGAD”的tag。第一反应很纳闷,虽说HP圈子混得不深,电影也没有全部补过,但是好歹是四五年的小说党,为什么从来没听过这个cp呢?然后就去搜了一下,知道了这个唯一官方盖戳的同性cp。
那会儿真心兴奋得不能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小说竟然真的有bl存在,“官方盖戳”“罗琳阿姨钦点”两个大标签简直金光闪闪光芒万丈,更何况我本身就是校长死忠粉,哈6看完简直整个人都伤心得碎成灰了,哈7看到某无良老女人诋毁校长气得恨不能撕书,整个7部下来虽然伏地魔年轻演员很帅但是仍然非常讨厌他。个人立场,不喜喷我,勿喷校长。
然而当我一脚踩进这个坑的时候却发现,GGAD,是,真,TM,冷。
那会儿lof上GGAD tag参与度才一千还差一点,比起HP的其他热门cp真的是超级冷,文少图少,同好也好。在网上疯狂扒GGAD文的时候知道了这圈的镇圈之宝,《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的通信集》,于是立马下了txt,花了一天功夫一字一句读完了。半夜窝在被窝翻滚来翻滚去哀嚎你们为啥不能在一起。
再然后就看到了b站up主,超烦豆先森,的剪辑视频,GGAD,《Young And Beautiful》,神级圈宝,看到的一瞬间就被Toby和Jamie的颜震撼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豆大的视频不用说,剪得超级棒,女神的声音配上tomie的颜,满满全都是感动啊,都想把心掏出来捧上去了。
因为GGAD,才认识了那么好的两个人,Toby Regbo,Jamie Campbell Bower。
圈特别冷的那段时间除了每天舔一遍lof的tag,剩下的就是扫荡Toby和Jamie的作品,越看越着迷。
重要的是,陪着所有GGAD圈的老粉们度过那段冷到北极的日子的,是Toby和Jamie,是他们的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不是别人的。尽管电影里他们的镜头那么少,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一分钟,甚至两个演员有那么一次小小的合作Jamie却连Toby的名字都没记住。
但是,我们爱他们呀。有那么那么爱。
剪辑大手们很厉害,在各自其它作品里剪剪凑凑,拼出了现在b站上那些GGAD的视频,看起来就好像电影里真的有那么多或甜或虐的情节。GGAD冷,演员的RPS就更冷,文画圈的大大们,每一篇文每一幅画的发布都能让同好们激动好一阵子。群里的大家翻墙上推特,每一天都期待着两个人能有那么一点点的互动,希望在戏外也能看到他们的交汇,每当Jamie有活动,总有人跑去Toby的推特下面各种推荐,一面期待着会有相遇一面悄悄担心,自己这样会不会给蹲蹲(Toby)带来麻烦啊?
直到神兽出现。
神奇动物上映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GGAD粉和tomie粉失眠了呢?揣着一颗兴奋得要休克的心走进电影院,瞪大了眼睛寻找GGAD,寻找Toby和Jamie。
然后格林德沃出现了,却不是Jamie的脸。
神兽着实让GGAD大热了一把。
一个挺巧的事情。lof上之前因为萧连这对武侠cp而关注的一位非常喜欢的大大,寒武纪年的兔子,神兽上映之后才发现大大竟然也是GGAD粉,虽然一直在窥屏不敢留言不敢私信,但是当时真的高兴疯,喜欢的大大也喜欢自己的本命cp,产出又那么好吃,简直幸福。
GGAD tag突然就热了起来,一天的更新量就能破百,有那么多的人爱上了GGAD,爱上了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之间的爱情。豆大也把《Young And Beautiful》重现剪了一遍,更好看了。
然而真的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就好像你一直默默守着不为人知的秘宝,期盼着能有一天他们被所有人认可,可当人们真的发现了,又觉得怅然若失。
可是tomie仍然冷。神兽里并没有Toby和Jamie,看着德普的格林德沃,明明是爱了那么久的角色,期待了那么久的剧情,却不是期待了许久的那个人。
大家自我安慰,毕竟是中年时期,怎么会找Toby和Jamie演呢。于是又开始期待少年组的演员,也许tomie真的能实现呢?
前天晚上在群里听到同好们在说神兽剧组公开招募GGAD少年组演员的事情,突然就觉得整个人都丧了。坚持努力了那么久,期待了那么久,还是没能等来Toby和Jamie。
群里商量着写信寄电子邮件的事情,希望可以再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努力,无论结果怎样,至少争取过。
还是那句话,陪伴我们度过那么久的是Toby和Jamie,在我们心里他们已经成了GGAD的代名词,不会有谁比他们更合适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了。

唠嗑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想表一表对GGAD和tomie的爱。他们真的,有那么好。

吃埃尤的同好们看这里呀看这里!!!一个埃尤文(chi)画(gua)手的群宣!随手拉的一个埃尤群!!!
群号607794949
各位大佬们看我一眼看我一眼!壮哉北极圈常驻埃尤!!!

说起来……维总和赛赛 都 适合什么花啊……明天虐狗节不上课想肝肝画……
其实是想画西装和花然后假装这是一场婚礼【bushi

鬼使黑你没事留什么刘海!!!!!

昨天刚到手的鬼使黑毛已经被我手贱翻乱了……撸到崩溃q
再看看自己还没拼好的小黑……
非洲如我

求求小天使们帮我看看这个鬼使黑毛还有没有救q

【维赛】进退维谷②(R18点文)

全程高能
微博链接在评论
老福特不知道抽什么疯就是不让我发

第三篇解锁条件是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www

【维赛】进退维谷①(R18点文)


点文—魔王维x稀有恶魔赛
这是一个没脑子赛赛撩完火不负责最后被山大王维鲁特吃干抹尽当压寨夫人的惨痛故事。不对,事故。
这章没肉。

“此后的许多年,每当格洛丽娅带著瑞亚来塔帕兹找赛科尔闲聊的时候总要说起赛科尔自己把自己送上维鲁特床的那次,然后笑得倒地不起不省人事。
赛科尔说,胡扯!小爷是被他强的!
然后格洛丽娅就一脸鄙夷的看著他。”

滴塔。滴塔。
冰凉的水珠顺着洞顶钟乳石的缝隙在半空滑出一道银亮的直线,啪的一声打在恶魔布满血污的发间。
恶魔被人反手绑在一根粗糙的石柱上,儿臂粗细的锈蚀铁链在苍白的躯体上磨出一道道渗着血珠的划痕。几乎算得上是衣不蔽体——勉强看出那些肮脏布片的前身是一件灰色的外袍,破破烂烂的挂在这具躯体上勉强充当遮羞布的角色。
嘛。不过,恶魔没有羞耻心就是了。
恶魔低垂着头,半长不长的灰蓝色头发间,头顶的位置,是一对盘曲的黑色犄角,角下的发丝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在恶魔光洁的额角凝固成块痂。
洞顶的滴水泛着刺骨的寒气,终是唤醒了这个形容落魄的恶魔。
恶魔微微皱了皱眉,慢慢睁开了酸涩的眼睛,灰蓝色的眸子失神的望向深不可测的前方。恶魔甩了甩头,费力的重新聚起焦距打量起这个阴冷的洞穴。
——看起来还是被打晕之前的山洞。那个魔王就这么穷,连个牢房都没有?
想到这一点的恶魔吃吃的笑出声来,干涩沙哑的嗓音在嶙峋的石壁间反弹回响,刺耳的很。
——那么,是不是要给穷困潦倒的魔王大人一份大礼呢……
仿佛是为了呼应恶魔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讽别人的笑声,山洞四壁上坑洼的石洞里突然升腾起一股股黑色的流雾,蓦地聚集于石柱前的空地。雾气不断的飞旋扩散,深处渐渐显露出一个暗色的影子。
恶魔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突然放大——像是被新奇玩具吸引了的幼童。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工夫,恶魔很快的垂下眼眸,纤长如女妖的眼睫堪堪遮住眼底蠢蠢欲动的兴奋。
恶魔的喉咙间滚出一声不明所以的嗤笑。
雾气里的人影清晰起来。
恶魔收拾好情绪的视线又一次投了过去,带着半分慵懒半分嘲笑的眼神和来人的古井不波在空气中碰撞,摩擦。
“…赛科尔.路普,塔帕兹能控制影子的恶魔之一,能力绝无仅有。”来人叙述的语调沉缓,仿佛刚刚洞府被搅得天翻地覆的另有其人。
他说到此处戏剧性的顿了一顿,猩红的眸子似乎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残破衣衫下的恶魔的躯体,“……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
被冠以“赛科尔”之名的恶魔浮夸的挑了挑左边的眉梢,被血污模糊了面容的脸上就那么露出一丝丝邪魅诱人的味道来,几乎要化作狡黠的小蝙蝠状的实体,绕着他上下不停的翻飞旋转,一点一点撩拨着心底最隐晦的心思。
“哇哦——我没看错吧?冷酷无情的王…似乎对我一个小小恶魔感兴趣?”
赛科尔刻意咬重了感兴趣三个字,伸出艳红的舌尖暧昧的舔了舔上唇,缓慢、刻意、又撩人的。
“如你所见,”年轻的王微微眯起了眼睛,“我的奴隶之中,还没有像你这样大胆的家伙…老实说,我对你很、感、兴、趣。”
“哈…在魔王克洛诺的眼里,我的身价就只能和低贱的奴隶相提并论吗?”赛科尔飞快的眨了两下眼,灰蓝色的眼睛里浮上一层像是刻意为之的不可置信,“我还以为,至少是个……床伴,之类的。”
王勾起了唇角。
“哦?”
“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自信的。怎么……王不相信吗?”赛科尔垂下眼睑,话音尾调下沉,脸上神情是失落混合著急迫的情绪。
也许是被铁链捆绑的太久,四肢僵硬——也可能是故意——赛科尔幅度不大的挣扎了几下,被血污破坏了些许美感的脸上匆匆闪过一丝难耐,锈蚀的铁链在苍白的身躯上又添了暧昧的几笔,本就处境尴尬的残存布料又滑下几寸,毛糙的边缘堪堪遮住最撩人的光景,恶魔带着伤痕的平坦小腹和人鱼线便一览无余。
王挑了挑眉,如赛科尔预期的那般走近了他,脚步停留在他身前连一步都不到的位置,赛科尔几乎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

“……维鲁特,我的名字,”王慢悠悠的说着,伸手抬起赛科尔的脸,猩红的眸子再镇静不过的和恶魔对视,“其实,你大可以直呼我的姓名。”
恶魔的表情有一刹那的惊诧。
“我的床伴都是有此权利的。”维鲁特这么解释说。
“……可我想床伴是不会像阶下囚一样被绑着的吧?”赛科尔眨眨眼,抬眸反客为主的望着维鲁特,那一瞬间的惊诧好像是一丝幻觉。
维鲁特无声的笑了笑,落在旁人眼里像极了宠溺,他抬抬手指,锁链便仿佛活了过来,哗啦啦的退了回去缠在石柱上。
赛科尔闷哼一声。被绑了不少时间的躯体似乎早已力竭,一失去了凭依便再也站不住,脱力的软倒向身前人的位置。
明明已经无力的手臂骤然爆发出惊人的敏捷,手腕一翻化出恶魔的实相,尖利的黑色指爪带着隐隐撕裂空间的力量抓向维鲁特,迅疾的让人只能捕捉到指尖银色的残影流星般擦过对方黑色的衣角——
“刺啦——”
迅疾无匹的动作猛然终止在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里。
赛科尔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对方紧紧抓住的手腕,瞳孔难以抑制的放大到了足以表达惊恐的程度,血污下的面庞刷的一白,细密的冷汗爬满了额头。
——怎么可能!!
他的手被捏断了?!
“哈啊——!!”
从胃里翻腾而出的嘶吼的欲望被身躯的主人狠狠的咽在喉咙口,陡然的尖叫纵使只有开头也凄异得像是厉鬼。
腕骨碎裂时短促的麻木被浪潮般扑上的剧烈疼痛打散得无影无踪,痛感沿着神经嘶吼喧闹直冲大脑,过后之处僵硬的恍如死人。
维鲁特好整以暇的低着头,细细审视着赛科尔混合着疼痛、不甘,和难以置信的神色,生生压抑下的痛苦让恶魔死死咬着干燥的出现裂纹的嘴唇,在他怀里颤抖得溃不成军。
维鲁特一只手揽着赛科尔的腰身,动作仍然温柔暧昧,另一手却紧抓着赛科尔断掉的手腕,一点一点收紧手指间的力度。碎裂的骨头绞着血肉一点点刺穿,殷红的血液从魔王白皙的指缝间流出,顺着手背上青筋的纹路游走宛如盛放的娇艳花朵,一点一滴的渗进皮肉,好像用著某种禁忌的秘术夺取恶魔的血液。
“你的演技很差。”
维鲁特的眼角甚至带上了一丝讥笑。
“……什么…时候,”赛科尔咬着牙,嗓音低沉而沙哑,低垂的刘海遮住眼底盈盈的恨意,“你……从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维鲁特几乎要忍不住微笑起来,恶魔无比挫败的模样和他鲜血的滋味一样美好得要让他发狂。
“很早……被我抓住的人里,有求饶的,有不屈的,有破口大骂的,可像你一样求欢的……”维鲁特低头吻过他的眉,“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你的小情绪清晰得可怕。让人想忽视…也忽视不掉啊。”
“你!!……”
赛科尔突然猛烈的挣扎起来,丝毫不顾及创口的鲜血是否因此而流逝的更加迅速,面上是狠辣的杀意,身躯却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气来反抗。
而且,恶魔最引以为傲的蛮横能力正随著血液的流失而被压制的不剩千分之一!
该死!!

刚考完试我好累……先放个第一章上来。你们想看的东西在下一章,解锁条件是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真不要脸。
好了这里是现场直播开车的R君,学名阿肉,俗称肉爷。
情圆圆们晚安么么艹。

讲道理我好奇好久了,怎么还没有人拿这个玩梗?难道看到这个尔的第一反映不应该是尔康吗?没人脑补维总的尔康手吗?

恍恍惚惚的 点文

怎么就50fo了……?
我我我还有五篇30fo点文和两篇维赛肉……!
暑假火葬场吗……?
……
……
……
好好好你们厉害。
要看啥,我写。
(感觉自己男友力提升了?
点文自行带梗——
cp接受:
维赛 猫鼠 尊礼 昊翔
还有一些画风清奇的估计也没人吃我就不打了(比如一只耳x黑猫警长

随便挑几篇写写

【维赛】意味不明(R-18点文)

点文—蒙眼口球play

此刻的赛科尔斜靠在床头,两条修长的腿叠在一起,是个撩死人的姿势。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有点宽大,署名是维鲁特的衬衫。
喔——
赛科尔故作轻佻的翘起眉梢。
“……想怎么玩?克洛诺大少?”
尾音浮夸的打着转儿在舌尖上跳跃,毫不避讳的放下一条腿,下身一片模糊的光景,被充当着唯一光源的台灯铺上一层暖黄的色调,一沟一壑都充满了情色的意思。
赛科尔就这么放荡在坐在维鲁特的视野里,一手支着脑袋一手开始缓缓解开衬衫的扣子。细长的手指仿若无意的滑过喉结和锁骨。又重复了一遍问话。
“今天——想怎么玩?”

————————————————————————
http://m.weibo.cn/5557421583/3979571726155980?sourceType=sms&from=1065195010&wm=9847_0002
————————————————————————
快说爱不爱我——

诈尸点文啦!

失踪人口回归了哈哈哈哈哈给你们来个福利哈哈哈哈哈
十分钟内来梗不拒 只接维赛!肉梗优先!只点一篇!
嘿嘿嘿。
↑搞得好像有人关注你一样
我果然还是心太软x还是点三篇好了
↑我污